关灯
护眼
字体:
25、迷雾重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当时因为是我自己打开了电脑,张子昂在客厅里,大约是见我一直没有出来才进房间来,然后就看见了电脑上的这一幕,他认出拿着斧头这人,惊讶地看着我问:这是你?

    这怎么可能是我,我连鸡都不敢杀怎么会去做这么恐怖的事,我坚定地说:绝对不是我!

    张子昂毕竟从事这个行业久了,很快就镇静下来说:单凭穿着和身形也的确说明不了什么。

    我们看完了这段视频内容,内容血腥不堪入目,我都没有勇气看完,以后之后的场景全是地上的这人被分尸的场景,张子昂要比我好很多,最起码坚持看完了,然后他又翻了电脑的其他文件,类似的视频文件倒是没有了,但却找到了将近一千来张图片,不知道都是洪盛从哪来收集来的,全是和分尸有关的图片。

    等警局的人来了之后,所有我开门发现的证据都被当做证据收集了,包括他的台式电脑也被抱走,之后闫明亮他们则留在最后,对洪盛家做了一个仔细的检查,大概是想找出是否有他谋杀的证据之类的。

    我觉得到了这一步洪盛已经完全无从抵赖,又有谁会知道,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员,背后竟然是这样龌龊不堪入目的一个人,着实让人震惊。在洪盛家我们没有进一步的发现,暂时排除了他有作案杀人的嫌疑,我就是觉得很戏剧化,想不到事情变化竟然会如此之快,查来查去最后竟然查到了警局自己身上。

    对洪盛的审讯势在必行,但是他能说多少还是个未知数,话分两头,这边马立阳妻儿的验尸报告也已经出来了,他妻子的确是中毒而死,自然就是因为喝了敌百虫的缘故,而他家儿子则和女孩描述的一模一样,胃部有大量出血,喉部也有损伤,的确是强行灌开水到胃里引起的死亡。

    只是除了这些我们所知道的,还有一点就是马立阳的妻子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也不知道马立阳和她是否知道,张子昂告诉我发现这件事之后,樊振让这边对肚子里的婴儿和马立阳做一个dna对比,因为他怀疑这个孩子不是马立阳的,樊振为什么怀疑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一定是有原因的。

    这一天我都没有回去办公室,下午之后也直接就回家了,而且我一直没有和张子昂他们说起801女人打我家电话的事,其实并不是我可以隐瞒不说,而是从早上开始就因为洪盛的事忙碌,以至于我完全忘记了,直到离开坐在公交车上才忽然想起来,之后我才决定趁着时间还早,到801去一趟,顺便回家来看看。

    只是提起我自己的那个家,心上就有些莫名地发悚,因为经过敲门和衣柜里藏人的事之后,我已经不认为那个家事安全的了,至少有一些人能自由进入。

    但我还是先回了家里,我粗粗在家里绕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异样之后才重新关上门上去801,上去的时候我多少有些犹豫,毕竟只有我一个人,万一里面有个什么我也不好应付,可最后像了一会儿还是上去了。

    要是在门口的地毯下面压着,我拿到钥匙开了门,801的格局和我我的房子是一样的,门开了之后我往里面看了看,里面很安静并没有什么,我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又喊了几声:有人没有?

    都没有人回应我,我看了看外面的走廊于是才走了进去,不过我没有关门往里面试着走了几步,心里还是很警惕的,但当我走进客厅里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恶臭,这种臭味很熟悉,与一般的还不同,而且我闻见过,觉得很熟悉。

    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迅速退出了801,来到走廊上之后赶忙将们关上,掏出手机给张子昂打电话,电话接通我告诉他我在801,这里似乎不对劲,我不敢擅自行动让他也过来看看。

    张子昂在电话里问了一声说我怎么自个儿跑到801来了,但听我后面说的话之后就说他这就过来,让我等着他,同时自己也注意安全。

    期间我一直在楼道上等他,他来的也算快,应该是接了电话之后就来了,再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他也没有盲目带人来,他来了之后我重新拿钥匙把门打开,进去之后他也嗅了嗅说这十有**是尸臭味。

    事实证明,这就是尸臭。

    之后我们在主卧里看见了腐烂的尸体,这绝对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恶心的尸体,因为尸体已经腐烂到不成样子了,整个人看似已经完全腐烂完全就被一张皮包着,好似只要把皮戳开就会有腐尸水等等的一些东西流出来,更恐怖的是她的嘴巴里面全是蠕动的驱虫,我只看了一眼就字啊也看不下去,别着头。

    张子昂看了说:这尸体最起码已经有两周以上了。

    然后他就直接给樊振那边打电话,我来到了客厅里,无法与尸体直视,我和张子昂说这怎么可能,要是她真死了这么久的话,那么前几天又是谁给家里打电话,总不会是这个死人自己又蹦爬起来吧。

    这回是樊振亲自带了人来,看见我的时候他多看了我一眼,显得分外意味深长,我自然也留意到了她的异样,但一时间又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也就没有多想。

    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于是对尸体进行初步的检查,包括去翻查尸体,虽然隔着手套,但是要我去做我自认做不来,我一直都远远地看着他们做着这一切。趁着这个功夫樊振问我事情的经过,我于是从找到录音笔那里详细地说了801这边的缘由,樊振一直都是听着丝毫没有打断,听完之后也什么都没说,又继续去看尸体了。

    初步的出来的结论是尸体应该有十五天左右的时间了,最重要的是死因,从初步的上看,尸体是被分尸之后又重新缝合的,因为在脖子和四肢的连接部分都有被切割又缝合的痕迹,而且线还留在身体上。

    又是这样的一具尸体,也就是说801的这个女人也应该是分尸案其中的一个,之后我们在她家里找寻一些证实她身份的信息,身份证是在她身上找到了,上面显示的地址不是本地人,今年26岁,名字叫章花雁。

    而且我们在屋子里找到一份租赁合同,也就是说章花雁并不是房子的住人,她只是租了这里而已,在租赁合同上有屋主的名字和电话,看见的电话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因为这房子的住人并不是旁人,正是已经死去的段明东。

    就是那个自己把自己头颅给割下来的段明东。

    见到是这样情形的时候,我们都知道这事有些复杂了,其实更复杂的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段明东和我买了就隔着一楼的房子我竟然完全不知道。更重要的是在段明东案子发了之后,从来没有任何线索任何人说过他还在这个小区有一套房子,就连他的妻子都从来没有提起过。

    这是不是在说,就连她们也根本不知道这房子的存在。

    可是问题来了,段明东怎么可能买下一套房子而丝毫不让他的妻子发现,她们夫妻俩都是普通老百姓,他要真买了一套房是不大可能瞒过他妻子的。

    对于这里面的疑点,所有人都保留了自己的观点,没有一个人擅自提出推测,但我知道她们在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或许有人已经推测到了结果。

    我看了看张子昂,发现他的神情还是那样,并不能看出有什么变化,我觉得或许他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5、迷雾重重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