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这是栽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见樊振这么说,我开始越发好奇而且越发想要知道女孩最后倒底说了什么,但是我却没有继续追问,因为说到这里之后,樊振话锋再次一转,他说:你知道为什么你们问女孩的时候,无论怎么问她都不愿说半个字,可是才到了警局之后,几乎还没怎么问就自己说了。

    我其实隐隐知道答案,因为我之前也说过这个问题,只是我没有说,而是听着樊振继续说下去,他说:因为有她惧怕的人在现场,她是不敢说任何话的。

    我说:我当时也是这样想,可我以为那个人是孙遥,所以

    后面我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事实证明我误会了孙遥,樊振则说:她害怕的不是孙遥,而是你,所以自始至终,无论你们说什么问什么,她都一声不吭。

    我震惊地看着樊振,已经到了完全说不出话来的地步,我与马立阳的女儿可以说是素未蒙面,我此前甚至见都没见过这个人,她为什么要怕我,我想起她当时看我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看,果然是有蹊跷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樊振叹一口气说:这个案子的内情远比你想的要复杂太多,为了你好我不能告诉你所有实情,有一些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防止你犯同样的错误,也是想让你自己回想看能想起什么来,女孩说,在马立阳死后,她见过你。

    我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但是这句话樊振只是一带而过,接下来他说:我们对马立阳的女儿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并且从她的口中也得知,她长期被马立阳性侵,而且每次马立阳分尸的时候,都会让她在一旁看,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她明知道家里的肉酱是用那些分尸的人做的,但她还是照常吃下去,所以她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一面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樊振后面这段话听得我头皮直发麻,只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动,似乎想呕出来,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樊振则说: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不要多想,我之所以要和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孙遥的死并不是你的错,凶手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现在我们要弄清楚的是,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你如果想到了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樊振的办公室出来的,我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到了自己房间里,而且之后就在卫生间里呕吐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事,这样一个才十来岁的女孩,竟然能如此镇定地看完杀人过程把死者的肉吃下去,这场景光想想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我漱了口之后轻飘飘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沙发上丢着我早上换下来的那身衣服,看见这身衣服我忽然想起樊振没头没脑的那句话来,顿时觉得樊振似乎话里有话,可又猜不透是什么,立刻整个人有些烦躁起来,于是就胡乱拿起这身衣服打算丢进卫生间里去,可是我把衣服拿起来的时候,忽然摸到裤袋里有什么东西。

    我有些奇怪,我不喜欢在口袋里放任何东西,无论是衣服还是裤子的口袋,即便纸巾我都不会放,可是现在裤袋里有东西,我于是立刻展开裤子摸了摸两边的裤带,当我把这东西给拿出来的再一次震惊。

    这什么也不是,仅仅事一块混凝土块,棱角分明,还散落了一些沙子在裤袋里。

    我思绪飞快地转着,却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来这东西是什么到我裤带里的,而且这东西立刻让我想到了早上我和张子昂找了一早上都不见的混凝土块,从大小各种来看,简直就是我们翻天覆地找的那一块,它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我口袋里,难怪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找不见。

    我握着混凝土块,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立刻将手掌松开,但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因为我想到了指纹,就像之前谋杀马立阳的凶器那些东西,上面都是我的指纹,而现在,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摸了混凝土块,如果这被当成证物,那上面是不是又只是只有我的指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真的是百口莫辩,单单是混凝土块为什么在我口袋里我就已经说不清了。

    我想了一会儿,这事绝对不能隐瞒下去,否则后来要变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我找了一张纸把混凝土块包起来,然后就来到楼下办公室,本来我直接去找樊振的,哪知道到了办公室他已经不在了,问了旁人说他有事出去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我打他电话,又变成了关机,我其实也挺疑惑的,最近樊振的手机老关机,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既然樊振联系不到,旁人我是不敢轻易相信的,并不是说他们怎么样,而是我觉得他们完全不信任我,所以自然不会听我说什么,而我唯一能求助的人,就只有张子昂,我于是找到他,把他带到了我的办公室,接着才给他看了这块混凝土块,他看见的时候神色变了下,问我说:你在哪里找到的?

    我信得过张子昂,于是和他说: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这是我在我昨天换下来的裤袋里找到的。

    我才说完张子昂就看着我,他眼神深邃,我完全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沉默了一两秒,他说:你先把这东西给我,这事你和樊队说了吗?

    我于是把联系不到樊振的事说了,张子昂说那等樊振回来了再和他说,他问我有没有直接碰混凝土块,我说我发现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防备,上面肯定是沾了指纹了,张子昂就没说什么了,他说他先送去化验科做指纹验证,我的是肯定有了,看还有没有别人的。

    我于是就把东西给张子昂了,这事虽然不大,却着实惊出我一身冷汗来,我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后面的我甚至都不敢去想。

    下午我没有继续上班,几乎是逃一般地简单收拾了东西就回了家,我自己的房子自然是不敢回去的,直接回了爸妈家里,见我忽然回来老爸和老妈都很惊讶,同时也带着一些欣喜,老妈于是就张罗着给我做饭,我则坐下来和老爸聊天。

    然后老爸才和我说他们在家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找我,问我去哪里了,他们也不敢说只是撒谎说我出差了,然后老爸问我是不是我悄悄谈了女朋友没让他们知道,所以人家才会隔三差五地追问。

    这简直就是根本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弹了女朋友还一直瞒着他们,我于是问说:那她说了她叫什么名字没有?

    老爸摇头说没有,但是她说要是我回来只要告诉我她住在801我就知道是谁了。

    听见801这三个数字的时候我整个身子如遭雷击一样,然后脸色就彻底变了,我问老爸说他确定是801没有听错,老爸重复一遍说那女人打了这么多次电话过来,他不会听错的,而且她还说了就是我楼上的801,我住601,她住801。

    那这就没跑了,这样说来的话,难道打电话的女人和录音笔里的女人是一个人,可是为什么她要说告诉我她住在801我就知道是谁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801住着什么人。

    老爸见我神色不对,问我说: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为了不让老爸担心,我于是恢复寻常神色说:没事,就是住同一楼的一个朋友,可能一阵子不见我所以担心问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2、这是栽赃?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