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潜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之所以肯定马立阳的妻子把开水直接灌进了男孩的胃里,是因为我做过胃镜,所以肯定她用一根管子插进男孩食道之后,就是不想用灌的方式破坏烧伤食道,而是直接让开水流进胃里,这样从外表来看,就无法确定男孩的死因。

    从现场来看,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客厅里有被打碎的水壶胆片,却没有水迹,因为开水都被灌进男孩的胃里了。

    这其实是符合悄无声息杀人的手法的,因为民间就流传着这样的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只是在尸检如此精密的现代社会,这种手法已经不再那么能杀人无形了。

    但是这里有个矛盾的地方,就是马立阳的妻子要这样杀死她儿子,是说明她是不想外人知道她儿子的死因的,可是对于一个即将喝农药自杀的人说,既然要带着儿子一起死,直接把农药灌进他的嘴里就可以了,何必费尽心思用这样的手段?

    我觉得能解释,也是比较合理的推测就是,马立阳的妻子在杀死她儿子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要自杀,所以她用了这样隐秘的手法,目的就是不让人看出死因,好瞒天过海。

    可是为什么最后她却死了,我觉得很可能这是他杀,马立阳妻子是被人杀死的,而这个人,我的脑海里很快就浮现出来了那天拍照的那人来。

    但是这里面有很多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细节,比如她为什么要买一瓶敌百虫回来,让人觉得是她自杀,却又留有那么多让人质疑的细节。

    更重要的是,要是马立阳妻子被证实不是自杀,那么段明东妻儿的死亡,也就不是自杀事件。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要是真如我所想的话,这简直就是一起令人发指的连环凶案,凶手杀人的手法也太隐蔽高明了,到现在随着证据和线索的一点点出现,就连马立阳的死都在一步步朝自杀靠近,如果遇见不负责任的警队,很可能最后就都以自杀结案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面色沉重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很显然她的证词会给这个案子带来质的变化,很可能她知道凶手是谁。

    可是问到她妈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法杀了她弟弟,她却不做声了,只是低着头,再问就又像之前一样,什么都不愿说了,最后见实在是再没有任何进展,我开了门让孙遥和张子昂进来,我看见他俩的脸色很凝重,特别事孙遥,很关切地问我问出来什么没有,我看着他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他问我说问到了什么,我已经想好了怎么说,于是和他说:暂时我不知道能不能和你们说,因为涉及的案情很重要,我要亲自和樊队报告,等我和樊队说了之后由他决定吧。

    孙遥还要说什么,张子昂这时候开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的确要先向樊队报告,之后才能做定夺。

    之间我一直在观察孙遥的神情变化,我只看到他很紧张,而且一直在看小女孩,最后神情完全一变,虽然语气和神情都变回了原样,但是说的话却意味深长:看来还是你有本事,我哄了这么久他一个字都不说,你才开口问她就告诉你了。

    我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笑笑算是一笔带过,孙遥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张子昂看了看孙遥又看了看我,似乎是在揣摩什么,张子昂聪明,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从之前的一些事里我已经深深地明白了,他大概已经猜到了几分,所以才会有这样揣摩的神情。我并没有打算瞒他,也瞒不住,但我知道他不会和孙遥说。

    第二天樊振来到办公室我找他说昨晚的事,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要和他说的,只是做做样子看孙遥会有什么反应,而且这事我更是不能和樊振说,我一个外人忽然来怀疑他的手下,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我,更何况现在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无凭无据,在重视证据的樊振面前,我怕很难让他信服。

    我去的时候闫明亮正在和樊振作报告,大概是汇报昨晚在马立阳家的发现,我在外面等,我想着怎么说,我其实有别的要和他说的,就是关于昨晚在马立阳家那人的事,加上昨晚上回家看到的照片,我开始有些不安,这些事樊振还不知道。

    闫明亮说了好久,最后说完了我才进去,樊振正在看一些汇报材料,见我进来合上材料问我有什么事,我本来想说什么的,可是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就多看了两眼,樊振注意到我的神情,把照片推给我说:你见过这照片?

    我拿起照片看了看,看样子是一桩凶案现场的照片,不是我们最近在跟的,照片上有两个死者,其实说是死者是我自己推断的,因为一般放在樊振桌子上的照片都是重案现场,而且这两个人就这样胡乱躺在地上,应该不会是活人。

    之所以觉得奇怪,是这两人就像睡着了一样,只是能从表情上看出毫无生气的样子,他们的嘴角带着微笑,有些诡异,我于是将照片放回去,摇头说:没见过。

    樊振于是把照片收起来,他说:这是我最近在跟的一个案子,因为机密性暂时还没有和你们公布。

    我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自从我来了这里之后,学到的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要追问不属于自己责任范围之内的事,好奇心不要太强。

    我说:我有别的事找你。

    于是之后我就把昨晚发生的那些事的详细都和他说了,樊振仔细地听着,他说早上张子昂已经和他说过了一些,只是没有我的这么详细,张子昂找他是因为要安排马立阳家女儿的事,樊振告诉我马立阳家女儿是目前唯一的证人,所以需要周密保护,但这里不方便留下她,所以打算把她暂时安置到警局那边,由那边负责她的安全。

    听见樊振这样说我有些惊讶,樊振注意到我的表情,问我有什么意见,我说不出来,只能说这样妥不妥当,樊振说他也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而且是张子昂建议的。

    听见这样说我就知道背后有什么深意了,于是便不再多说,樊振安慰我说他们会照看我的安危的,让我不要担心,目前为止来看凶手还不打算对我怎么样,否则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

    之后我从樊振的办公室里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总觉得有些心上心下的不安宁,这种感觉很怪,似乎哪里总是有一个疑点在搅人一样。

    最后张子昂回来了,却不见孙遥,我问他孙遥怎么没跟着一起回来,张子昂却反问我说孙遥不在办公室吗,这时候我才知道孙遥并没有和张子昂一起去,我有些不肯定地说他会不会是去房间里补觉了。

    于是我去了他的房间,并没有见他的人,打他的电话也提示关机,我开始隐隐觉得不对,他该不会是察觉到什么,一紧提前开溜了吧?

    张子昂也很紧张,于是立刻向樊振汇报了这事,我们这才开始追查孙遥失踪的时间,大约是在早上出来之后,就是到办公室的这段时间里,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了,从调出的监控上看他的确是回了自己房间,但是之后就没再出来过,也就是说,人就在房间里这么平白无故地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8、潜逃?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