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证据在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问:是什么?

    樊振说:一般人在对不确定的事的时候,总会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而且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即便段明东的妻子找到了肉酱,在没有确定里面的确是人肉的时候,她是不会轻易选择自杀的,而且更不会带着她的女儿一起。

    樊振说这些的时候一直看着我,我只觉得樊振说的每一个推断,都是我根本想不到的,更重要的是,他对人心的揣测真的非常到位,他和我说:等你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久了,你也会有这样的本事,这是做我们这行最基本的要素。

    这里头我多少听出一些樊振在引导我的意思,他在教我如何去推测一个案子的动机,虽然短时间内是无法学会的,但总要有一个开始,就像现在。

    樊振说:她一定还发现了别的什么东西,现在我无法确定这个别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但是这样的发现让她决定结束生命,而且不单单是她自己的,还有她女儿的。

    边说着樊振已经在屋子里开始踱步,我则完全一点主意也没有,思维完全是混乱的,即便樊振已经这样说了,可我根本就想不到会有什么东西,唯一知道的就是和肉酱有关。

    于是案子到了这里就陷入了僵局,我们最后都没能找到这是什么东西,母女两的尸体暂时被带回了冷藏室保管,樊振说在征得合法的手续之后,会对尸体做尸检,以确保她们的死因没有遗漏。

    后来我们就带着这样一个谜团离开了段明东家,出来之后,我一直觉得整个人都很压抑,大概是最近接连接触到死亡,只觉得人活着真的很无常,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而且更加痛恨那些随意剥夺他人性命的人,如果不是他们,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不幸发生。

    之后我们回到了办公室,陆周和闫明亮去了警局,似乎是有一些什么事要接洽,这个我没有多问,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和我们分开了。

    回到办公室之后,樊振给了我一份化验报告,他说上次在我家门口的那一滩血已经化验出来了,结果显示那不是人血,而是动物的血液。

    我问:什么动物?

    樊振说:似乎是狗血。

    我开始不解了,为什么门口会有狗血,而且这么大一滩绝不是偶然受伤流的,绝对是有人故意弄在那里的,可是又会是谁,如果段明东是凶手,可是他已经死了,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难道我们一直在受一个死人摆布,是一个死人给我设了一个局?

    樊振问我:那天你们听见外面有声音,你们出来看过没有?

    樊振已经问过一次了,再一次问起并不是他记忆不好什么的,而是想再次确认,我于是又把那天晚上的所有细节都说了一遍,与那晚和他说的并没有两样,樊振于是还是继续问那个问题,既然是这样,那猫眼外的人是谁。

    我则和他说:万一不是人呢?

    樊振就没有接我的话了,他沉默着,但绝不是默认,依照我对樊振的了解,他即便接触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案子,但是却并不相信有鬼,他一直坚信再诡异的事都是人为,就像他之前和我说的那样,人心才是最诡异和可怕的。

    话题到了这里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了,他说暂时只有这个报告,其他的发现还没有,所以让我自己也留心着一些,虽然他推测段明东就是凶手,但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是什么都可以推翻的。

    下班后我回了家,到了家里之后,我就看见客厅里放着一个箱子,似乎是包裹,看见包裹我顿时整个人都警觉起来,老爸说这是我的包裹,他帮我代签了,老爸老妈已经或多或少知道这些事,他们也很担心,说他们不敢打开,怕是和之前我收到的一样的东西。

    我看着包裹,咽了一口唾沫,还是拿了刀子把封口划开,等我打开之后,果不其然,里面是一双脚,从膝盖处被剖开,里面依旧用了一些保存手法,保证在运送过程中不会腐烂。

    我盯着这双腿看了好一阵,脑袋里完全是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终于给樊振去了电话,但是樊振那边却提示已经关机了,我暗自懊恼,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关机。我于是又打了办公室的电话,办公室里会有人值班。

    接电话的是张子昂,我问他能不能联系到樊振,他说樊振出去了,他试着打了电话,也是关机了,所以他的意思也就是暂时联系不到樊振。

    最后他说他过来一趟吧,办公室里还有另外的人在值班。

    于是最后就是张子昂过了来,他带了一些储存证据的东西来,到了之后他问我应该没有碰过残肢吧,我摇头告诉他没有碰过,他担心上面会留下我的指纹,影响查证和证据,因为就目前来说对我不利的证据已经够多了。

    他对包裹做了全方位的拍照,最后拿了封存袋把残肢封起来作为证据带回去,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建议我说要不然的话我就不要住在家里了,还是一起到办公室上面的房间去住,毕竟那边要安全一些。

    毕竟凶手是冲着我来的,我离开老爸老妈,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

    最后我听了张子昂的建议,简单地收拾了一些东西和他一起离开。我们先去了验尸房把东西放了,张子昂将经过和那边做了交代,就和我一起回去办公室,他又打电话喊来了孙遥和陆周,他说他和孙遥负责我的安全,他们已经熟悉了我的生活习性和作息,还是他们照看我会保险一些,把陆周也喊来是帮他值班的。

    到了晚些的时候樊振回了一个电话过来,他说他在处理一些紧急的事,需要关闭通讯设备,所以关机了。我和他说了今天收到的包裹,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就什么都没说,让我就按着张子昂的安排呆在办公室里,他明天回来再和我详细说这些事。

    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孙遥和张子昂还是像之前那样一个睡地铺,一个睡在沙发上。我不知道他们睡着没有,但是我就是回想着最近发生的所有事,从那晚遇见出租车司机开始,而且最后四位就定格在了司机和我说的那一段话上。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那段话似乎是有什么别样的寓意,他说在后视镜里看见的我没有头,之后他就被割了头。

    如果就像樊振说的那样没有鬼的话,那么他绝对是故意弄出这样的举动,在最后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为的就是惊吓我,而且对以后发生的事做一个心理暗示。毕竟当时就我和他两个人在场,他能从后视镜看到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加上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熟悉,所以他说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真假,而作为陌生人的我,加上又是半夜,肯定是会被他的说辞吓到。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之后的后怕一样,只觉得从头到脚都开始一寸寸寒冷下去。

    我见他们都动了动身子,他们俩谁都没有睡,但是见我忽然坐起来却都没有出声,以为是我又开始梦游还是怎么的,我于是侧头看向他们,然后问说:你们仔细查过那个出租车司机没有,我觉得申请搜查令不应该是去搜段明东家,而是这个出租车司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9、证据在哪里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